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2014自科基金专题】姜付秀教授:学术研究很有趣

编辑:院宣办 发布时间:2014-12-31

 

院宣办: 您这次的获奖的项目“企业的融资约束与融资策略研究”,主要内容是什么?与以往的研究相比有什么突破性?

姜付秀:首先,需要解释的是,我是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这不是一个奖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类似于命题作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每年公布重点项目选题,各高校或研究机构对此项目进行论证,并组建一个研究团队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通过网络评审和现场答辩两道程序,择优资助。

我获批这一项目的主要研究内容如题所述,即企业的融资约束与融资策略。主要的研究内容有两个方面:其一,结合已有融资约束理论和中国制度背景,拓展融资约束理论,说大一点就是构建适应于中国情景的融资约束理论;其二,探讨缓解融资约束的具体路径,这将是本课题的重点。我们将从融资约束的成因入手,从机制设计和策略运用两个方面进行探讨。机制设计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公司治理、信息中介和金融改革;策略运用主要包括融资策略和融资创新,当然企业在策略运用方面可能会产生一些风险,因此,我们也将研究其中的风险控制问题。

本课题的贡献或者说和以往研究相比的突破可以概括为:“1个理论构建”、“5条缓解路径” 。即构建了符合中国情境的融资约束理论,提出了5条缓解融资约束的具体路径.

院宣办:您认为获奖的评价标准是什么?

姜付秀:我认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的评价标准可能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对课题选题的论证,即是否 对该课题有一个很好的理解和把握,在此基础上提出重点要研究的既有理论意义又有现实价值的几个关键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有很好的技术路线保证可以实现。其次,主持人应该在本领域或者说与本课题密切相关的领域有较好的学术积累;最后,可能也是更为关键的一点是,组建一个高水平的学术研究团队。

我们今年能够获批这主要得益于在这三个方面都做的不错。首先,我们课题组对该选题进行过多次较为充分的讨论,并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申请材料;其次,我这些年来在相关领域已有了比较好的学术发表,有了一定的学术积累;最后,我们这次最大的一个亮点可能就是我们组成了一个豪华研究团队:我们这个学术团队既有国内知名专家,又有海外知名学者;既扎根本土,又有国际视野,是一个学科结构复合、年龄结构合理、背景多元化的学术团队。

院宣办:您认为商学院财务金融系现在学术方面近几年的突破是什么?发展方向和这种评价标准有趋同性吗?

姜付秀:在学院的大力支持下,财务金融系近些年来在师资队伍建设方面、在学术活动的组织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们系每年都会有多名教师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这些年在国内两本在经济管理领域有影响的学术期刊《经济研究》、《管理世界》发表的文章数量在国内同行中是名列前茅的;尽管目前没有A类期刊文章发表,但是,在A-一类期刊,我们系已有多位老师有多篇发表。这些成果在前些年可能是不敢想的。

我这次申请的项目成功获批,与我们财务与金融系这些年来在学术方面取得的这些成绩是分不开的。我们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我们财务与金融系,同时,吸收了会计系几位年轻教师。

院宣办:在您的研究中,学科交叉是很被看中的。在您看来,学科交叉有什么意义,有什么优势和劣势?

姜付秀:在2012中国科协学术建设发布会上,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李静海发布了2011~2012年度学科发展报告,介绍中国空间科学等23个学科的发展状况和未来趋势。从发布的23个学科的进展情况来看,许多重大科技新突破均源自学科之间的综合交叉融合。不仅仅是中国空间科学,不仅仅是近几年来的学术发展趋势,可能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在很多学科,一些重大的学术突破也都发生在交叉学科。

从财务理论各个领域的发展情况来看,学科交叉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委托代理理论、信息经济学、心理学、法律、社会学、政治经济学相关理论被引入到公司财务问题的研究,不断地推动了财务理论的发展。其实,这个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现实中公司的财务决策本来就是集合各种知识、考虑各种因素的结果,因此,学术研究也只有结合这些因素进行探讨才有可能更加接近现实,对公司的财务决策给出合理解释,并在此基础上,对现实中的财务决策提供指导和启示。

学科交叉的局限性或者说劣势可能在于在理论构建上,尤其是在初期阶段。由于不能很好或者说很难构建起一套理论,从而对已有理论产生推动作用,导致的一个结果是研究行为的短期化:一篇文献出现引起学者的关注并很快形成热点,产生一批文献,但是,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沉寂下来。

院宣办: 您曾经有着多年的银行、公司工作经历,做过实务的经历怎么为学术研究打下基础? 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姜付秀:我的多年的工作经历让我对现实世界有了较为直观的了解,这样在做研究的过程中,我的研究一方面不会脱离现实,另一方面可以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找出有意义的选题,对已有文献有所贡献。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尤其是在实证研究过程中,既要根据已有理论和文献分析变量之间的关系,更要结合中国制度背景进行分析。即理论分析既要有文献基础,同时也要有现实基础。如果对中国制度背景不熟悉,只是根据理论和文献进行分析时,往往会犯错。

院宣办:您的文章引用率很高,对于想专攻学术研究而非做实务的同学,您想给刚刚涉足专业领域的他们提出哪些研究方法的建议?还有,对于已经有一些已经发表过文章的同学,如何提高自身的专业素质,向更高层次努力呢?

姜付秀:我文章的引用率高可能是我的选题重要,同时,我研究这个选题又比较早。所以说做事要趁早。

对于像专攻学术研究的同学而言,最重要的可能不是研究方法的建议,因为他们已经都受到了很好的研究方法培训。前几年我们曾经请过斯坦福大学的Charles Lee教授来我们这里做过一次讲座,在讲座中他提到了学术研究的五个步骤:Idea的产生、自我评价、同行交流、完成、发表。其实这五个步骤大家都很熟悉,但问题是,初涉研究者往往会跳过一个关键点,在自认为找到一个好的选题之后,没有经过同行交流获得积极正面反馈的情况下就完成一篇论文。如果研究最终没有获得认可,没有一个好的发表,时间长了,可能会动摇自己对学术研究的兴趣和信念。做一个研究,无论好坏,都要花费研究者很多时间和精力。所以在没有获得同行证明评价的时候,不要轻易地进入下一环节,再花些时间对选题进行思考,考虑周全之后再去完成也不迟。许多年轻人很刻苦,也有学术追求,但是在发表上经历了一些挫折之后往往认为自己不适合做学术研究,在这方面犯错可能是重要的原因之一。这一点希望我们同学们注意。

对于已经发表过文章的同学,希望提高专业素质、向更高层次发展的同学而言,找到更高水平的合作者可能是很重要的。我也一直在和别人合作,我们也一直在找更高水平的合作者,这不仅能让我们收获更好的学术成果,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和高水平的学者合作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让我们在专业素质方面有所提升。

记得我在一次研究生新生见面会上讲过,学术研究很有趣,学术研究并不难,学术研究是有方法的。希望我们同学能注意一下方法(这里的方法不是技术层面的,更多的是流程管理意义上的方法),早些体会到学术研究并不难,学术研究很有趣!